素食主义,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素食文化

“素食主义”也许算得上是社会进步的产物了。多年前,当人们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时候,“食素”只能够算是面对事物短缺时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而因为营养不良造成的面黄肌瘦、形容枯槁也便成了贫困生活的真实画像。多年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琳琅满目的肉类制品变得唾手可得,美食也便不再是遥不可及的追求了。“三高”与肥胖成了与时俱进的现代病,同时也在现代人的头顶悬上了一把利剑。

在美国,为了健康,为了美味,甚至为了时尚,选择素食的人越来越多。素食主义正在摆脱宗教虔信人士或动物保护主义者的“专利”形象,越来越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素食者数以百万计美国素食资源协会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美国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中,约47

听说“素食主义”这个名词是在多年不见的朋友口中。大多数的素食主义者不一定是为了天下苍生,更多的是为了自己与家人的健康。在越来越详尽的科学研究面前,食肉的危害也便无所遁形了。如今让人闻风色变的传染疾病,诸如疯牛病、禽流感、口蹄疫及SARS等,都与动物食品有着不可割舍的联系。

图片 1

人类的工业活动让环境污染日趋严重,动物在不经意间感染上了食物与水源中的病毒,又在不经意间将这些病毒传染给了大快朵颐的饕餮们。肆意蔓延的疾病可谓是动物冥冥之中的某种反抗。国人历来信奉“民以食为天”的古理。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都可以成为餐桌上的美馔。野生的或是蓄养的都无所谓,“猎奇”和“身价”才是食客们考量的重点。动物们濒死前幽怨凄凉的眼神和哀哀无告的模样也没能阻止侩子手的野心,无数鲜活的生命顷刻之间便化作了屠刀下冰冷的尸体。更有甚者,为了追求所谓的“滋补养生”、“延年益寿”的功效,打着“活熊取胆”、“活吃猴脑”、“三叫三跳”等幌子的“活吃”食物也登堂入室,成了酒家招揽生意的标牌,人性的丑恶也在这场美食的战役中展露无遗。

在美国,为了健康,为了美味,甚至为了时尚,选择素食的人越来越多。素食主义正在摆脱宗教虔信人士或动物保护主义者的“专利”形象,越来越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素食者数以百万计美国素食资源协会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美国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中,约470万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这些人从不吃肉类、海鲜类食品;另外,还有1300多万人仅仅不碰肉类食品。美国有20%的大学生追随素食主义,其中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另有55%的美国人外出用餐时会点全素菜肴。有这么一种说法:美国已有1600万人选择了终身食素。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的食素人群急剧增强,还有37%的美国青年选择不吃红肉,可以说是美国食素大军的同路人。

而在忧心忡忡的生物学专家的眼中,动物肉制品对于人类的健康也是有隐患的。据说动物在等待宰杀时,会因为高度的恐惧而分泌出有害的肾上腺素物质。经常食用动物肉类制成的食品,便好似在身体里不断地储蓄有害的毒素,日积月累,当毒素累积的数量达到了临界点,疾病便不可遏制地爆发了。据说西方的科学家如今已经研究出了更为安全、人性化的动物宰杀法。动物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宰杀,体内分泌的有害物质便能降到最小值,而对于人体健康的威胁也就此消除了。尽管如此,生物学专家们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无论宰杀的方式如何的安全和人性,都不能改变虐杀动物的事实。为了让自己更加健康、更加年轻,食素才是硬道理。”

一家提供素餐馆指南的网站总裁丹尼斯·鲍米说,今日美国除了数以千计的素食馆之外,还有几十家高级的素菜馆。这种兴旺景象源于厨师们运用了新的烹饪技术,能够把豆制品加工出如同肉食的口味。另一方面全球性的饮食潮流也在改变,现在,素菜已经不再是后备的菜肴,而是作为主菜而推出。人们普遍认为,新的食品加工技术使以大豆为主要原料的素食吃起来更鲜美,如素汉堡、素香肠、素比萨饼等。

随着“以瘦为美”的审美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也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素食主义的行列中来了,在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减肥斗争中,女性朋友们渐渐领悟到了健康减肥的真谛——食素。

“自由派”素食主义者

素食不仅热量低、吸收快,其中的植物性元素还能使血液变成碱性。人体的新陈代谢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身体内长年累月堆积起的脂肪也被慢慢分解了。许多好莱坞女星也将“食素”奉为保养的秘方。在她们看来,少吃甚至不吃肉类,不仅可以让全身的血液得到净化,还可以重拾凝脂般幼滑、白玉般细腻的肌肤。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岁月风霜严相逼”,再也不用对曲线毕露的连衣裙避而远之,无怪乎年轻女性对“素食主义”如此趋之若鹜了。

在林林总总的素食方式中,常人最容易接受的是部分素食和部分肉食。这些人可能基于健康、道德或信仰而不食某些肉类,如不食牛、羊、猪等哺乳动物的红肉。但这些人会食用部分禽类和海鲜。这不是正统的素食主义,而是介于半素食主义之间。这种“自由派”的新素食主义者,其理念是:素食与动物保护一样,代表着一种不受污染的文化品味和现代意识。吃出健康、吃出美丽,这是新素食主义者追求的目标。所以,新素食主义并非绝对拒绝肉食,他们奉行的是基本吃素,动植物食品混食的饮食原则。其实,要享受到素食的好处,你不必变成严格的素食者,只要减少吃肉的数量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够把吃肉的量减少到每周一次,那么对健康会产生很大的好处。

那么“素食主义”是否真的是最行之有效的健康生活方式了呢?这个答案无疑是否定的。朋友先天下之先尝试了素食主义的生活方式,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未能像预想中那样一天天健康强健起来。“脸颊整个陷下去了,许久不见的朋友都以为我生了重病,气色差得不得了。我只好放弃吃全素,每周吃两三次肉。但是会挑选更低脂、更健康的白肉。没多久,整个人的状态都焕然一新,感觉更年轻、更有活力了。所以我想,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过度,顺其自然才是最健康的生活方式。”

人类是天生的素食动物

实践出真知,朋友的切身体验也许可以算是对后来者们最好的忠告了。

素食者主张,人类是天生的素食动物,身体结构与肉食性动物不同。从人类牙齿的平正、嘴巴的大小、舌头的柔软,以及拥有的体液特征。因此不适宜消化肉类等食物,就可知大自然否决了人类吃肉的行为。人类的胃酸强度仅及肉食性动物的十分之一,而且人类肠管长度是身高的6倍,而肉食性动物的肠管长度,只有体长的2倍而已。因此肉食性动物能够把腐败的肉迅速排出体外,人却做不到。动物死前的挣扎会促使体内产生有毒的内分泌,这些毒素也对食用者有害。动物被屠宰死亡后,细胞即刻停止工作,肉中的蛋白质就会凝结而分泌出自我分解的酵素,使肌肉腐烂,产生毒性。这些毒素必须在人类先天就不适应消化肉类的肠壁中缓缓前进,大概需要5天才会到达排泄器官而排出体外;但是,如果是素食食物,只需一天半的时间。可见人类的器官先天就是为素食而非肉食安排的。

事实上,只要不是出自宗教信仰的约束,完全杜绝肉类食品并不是行之有效的健康生活方式。中国人行事历来讲究“中庸”,对于事物的考量也始终坚持“适量”与“平衡”,而这个道理也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过量食用肉类,会因为其中的油脂、毒素而造成健康的损害。完全摒弃肉类,同样会因为营养不良而造成健康的困扰。倒不如像好莱坞明星们一样,定期用素食来一场全身的“清洁排毒”,让自己时刻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更加环保的生活方式

你准备好加入这场定期的素食运动了吗?

除了健康方面的好处,素食也是一种更加经济、更环保的生活方式。有研究文章称:如果人们改吃素食,美国所使用的石油数量将会降低60%。制造一磅的肉要消耗掉16磅的玉米、小麦或其它谷物,麋鹿要吃246公斤的植物后才能增重27公斤,而狼在吃了27公斤的麋鹿后,却只能增加0.5公斤。使人长胖2.5公斤,素食者只要用掉32公斤的植物即可,而肉食者却要吃掉135公斤的肉和1736公斤的植物。由于吃肉而不吃素,人们白白浪费了90%的蛋白质、96%的热量,以及全部的纤维和碳水化合物。如果一个肉食者变成一位素食者,他所节省下来的食物就可以让数十名的人从饥饿的困境中解脱出来。

在地球上,每2秒种就有一个孩子因饥饿而死。想象一个房间里面有45至50人,他们的面前摆着空碗,吃一份牛排的费用,就可以在每个人的空碗里装满煮熟的米食。美国政府每年花在补贴牛肉和小牛肉上的经费为100亿美元。用来生产饲养家畜的饲料的美国农地,占了全部农地的64%,用来生产水果和蔬菜的美国农地只占2%。生产一磅肉,需要2500加仑的水。美国的禽畜业受到纳税人贴补用水费用,如果没有政府这项补贴,一磅普通的汉堡包绞肉,成本要达到35美元。

美国生产的玉米当中,只有20%是被人类吃掉,而80%由家畜吃掉。由于放养牲畜,西部大约10%的贫瘠土地已经变成了沙漠。而只要降低美国肉类生产量的10%,就能拥有可喂饱6000万人的谷物。一位肉食者要求得温饱,需要花上可让20位素食者饱餐一顿的土地。养一头牛所需的用水量,可供一艘驱逐舰浮起。

人为了吃肉多用了12倍的水量,使得水力发电的供水不足,被迫另外寻求其它更昂贵、更复杂、更污染的发电方法,大大提高了社会成本。在污染方面,有害的有机废水污染,90%都是供食牲畜引起的。它们所制造的粪便比全美国人多20倍,每天产生200亿磅的排泄物,至少有一半没有处理过,就直接流进水源。热带雨林不断被摧毁,用做放牧土地,每分钟就有相当于7个足球场面积的热带雨林被破坏。55平方尺的热带雨林可能被铲平,用于制造不过一份四分之一磅的牛肉饼。

总之,人类因为吃肉而让整个地球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素食主义背后的大意义。

美国的素食文化 在美国,为了健康,为了美味,甚至为了时尚,选择素食的人越来越多。素食主义正在摆脱宗教虔信人士或动物保护主义者的“专利”形象,越来越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素食者数以百万计

美国素食资源协会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美国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中,约470万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这些人从不吃肉类、海鲜类食品;另外,还有1300多万人仅仅不碰肉类食品。美国有20%的大学生追随素食主义,其中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另有55%的美国人外出用餐时会点全素菜肴。有这么一种说法:美国已有1600万人选择了终身食素。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的食素人群急剧增强,还有37%的美国青年选择不吃红肉,可以说是美国食素大军的同路人。

一家提供素餐馆指南的网站总裁丹尼斯·鲍米说,今日美国除了数以千计的素食馆之外,还有几十家高级的素菜馆。这种兴旺景象源于厨师们运用了新的烹饪技术,能够把豆制品加工出如同肉食的口味。另一方面全球性的饮食潮流也在改变,现在,素菜已经不再是后备的菜肴,而是作为主菜而推出。人们普遍认为,新的食品加工技术使以大豆为主要原料的素食吃起来更鲜美,如素汉堡、素香肠、素比萨饼等。

“自由派”素食主义者

在林林总总的素食方式中,常人最容易接受的是部分素食和部分肉食。这些人可能基于健康、道德或信仰而不食某些肉类,如不食牛、羊、猪等哺乳动物的红肉。但这些人会食用部分禽类和海鲜。这不是正统的素食主义,而是介于半素食主义之间。这种“自由派”的新素食主义者,其理念是:素食与动物保护一样,代表着一种不受污染的文化品味和现代意识。吃出健康、吃出美丽,这是新素食主义者追求的目标。所以,新素食主义并非绝对拒绝肉食,他们奉行的是基本吃素,动植物食品混食的饮食原则。

其实,要享受到素食的好处,你不必变成严格的素食者,只要减少吃肉的数量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够把吃肉的量减少到每周一次,那么对健康会产生很大的好处。

人类是天生的素食动物

素食者主张,人类是天生的素食动物,身体结构与肉食性动物不同。从人类牙齿的平正、嘴巴的大小、舌头的柔软,以及拥有的体液特征。因此不适宜消化肉类等食物,就可知大自然否决了人类吃肉的行为。人类的胃酸强度仅及肉食性动物的十分之一,而且人类肠管长度是身高的6倍,而肉食性动物的肠管长度,只有体长的2倍而已。因此肉食性动物能够把腐败的肉迅速排出体外,人却做不到。

动物死前的挣扎会促使体内产生有毒的内分泌,这些毒素也对食用者有害。动物被屠宰死亡后,细胞即刻停止工作,肉中的蛋白质就会凝结而分泌出自我分解的酵素,使肌肉腐烂,产生毒性。这些毒素必须在人类先天就不适应消化肉类的肠壁中缓缓前进,大概需要5天才会到达排泄器官而排出体外;但是,如果是素食食物,只需一天半的时间。可见人类的器官先天就是为素食而非肉食安排的。

更加环保的生活方式

除了健康方面的好处,素食也是一种更加经济、更环保的生活方式。有研究文章称:如果人们改吃素食,美国所使用的石油数量将会降低60%。制造一磅的肉要消耗掉16磅的玉米、小麦或其它谷物,麋鹿要吃246公斤的植物后才能增重27公斤,而狼在吃了27公斤的麋鹿后,却只能增加0.5公斤。使人长胖2.5公斤,素食者只要用掉32公斤的植物即可,而肉食者却要吃掉135公斤的肉和1736公斤的植物。由于吃肉而不吃素,人们白白浪费了90%的蛋白质、96%的热量,以及全部的纤维和碳水化合物。

如果一个肉食者变成一位素食者,他所节省下来的食物就可以让数十名的人从饥饿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在地球上,每2秒种就有一个孩子因饥饿而死。想象一个房间里面有45至50人,他们的面前摆着空碗,你吃一份牛排的费用,就可以在每个人的空碗里装满煮熟的米食。美国政府每年花在补贴牛肉和小牛肉上的经费为100亿美元。用来生产饲养家畜的饲料的美国农地,占了全部农地的64%,用来生产水果和蔬菜的美国农地只占2%。生产一磅肉,需要2500加仑的水。美国的禽畜业受到纳税人贴补用水费用,如果没有政府这项补贴,一磅普通的汉堡包绞肉,成本要达到35美元。

美国生产的玉米当中,只有20%是被人类吃掉,而80%由家畜吃掉。由于放养牲畜,西部大约10%的贫瘠土地已经变成了沙漠。而只要降低美国肉类生产量的10%,就能拥有可喂饱6000万人的谷物。一位肉食者要求得温饱,需要花上可让20位素食者饱餐一顿的土地。养一头牛所需的用水量,可供一艘驱逐舰浮起。

人为了吃肉多用了12倍的水量,使得水力发电的供水不足,被迫另外寻求其它更昂贵、更复杂、更污染的发电方法,大大提高了社会成本。在污染方面,有害的有机废水污染,90%都是供食牲畜引起的。它们所制造的粪便比全美国人多20倍,每天产生200亿磅的排泄物,至少有一半没有处理过,就直接流进水源。热带雨林不断被摧毁,用做放牧土地,每分钟就有相当于7个足球场面积的热带雨林被破坏。55平方尺的热带雨林可能被铲平,用于制造不过一份四分之一磅的牛肉饼。

总之,人类因为吃肉而让整个地球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素食主义背后的大意义。

本文由365bet平台在线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素食主义,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素食文化

相关阅读